当前位置:首页  高教动态

教育历史:本性迷失的过程—对教育发展的“另类”观察

发布时间:2017-09-21 浏览次数:

 

刚刚过去的20世纪,被公认为是教育取得决定性发展的时期,是教育现代化在全世界范围内凯歌行进的黄金时代。但当我们冷静审视近百年来、以至于几百年来世界教育发展和教育现代化的结果,我们看到了什么?或者说,教育发展和教育现代化除了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益处的之外,还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1、随着教育的不断发展,教育事业的规模不断扩大。在世界多数国家,教育已经成为最大的公共事业:在教育事业中活动的人员(教师、学生、管理人员)数量日益增加,教育经费在政府财政预算中所占的比重不断提高,教育占有着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源。占有了巨大社会财富的教育,本来应如她曾经承诺的那样,为社会的真正进步做出更大的贡献,但我们所能看到的是,18世纪启蒙思想家们为人们描绘的通过普及教育、传播知识和发展理性,从而推动社会进步的理想,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幻影。在当今世界,教育在自诩推进社会正义的同时,却使人群之间、阶层之间、社会之间、民族之间、种族之间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进一步加剧。

2、教育全球化(或国际化)的洪流所到之处,世界各地、各民族和种族在教育的价值、文化、方法、内容、体制等各个方面的差异日益减少,各国教育在整体上日益趋同,教育传统的多样性正如生物的多样性一样不断减少;世界教育的生态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

3、教育的泛工具化。在当今时代,教育已经日益成为社会发展、经济发展、政治发展、国家安全、文化建设等的纯粹意义上的工具,学校正在成为巨大的社会服务站和知识超市,以尽可能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千变万化的需要。而当教育和学校在履行越来越多的社会责任的同时,教育和学校最为基本的职能—促进人作为独立个体的成长和发展—却被遗忘了或消失了。

4、教育的高度制度化使教育和学校日益成为机器,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环节都被加以严格的规定和程序化,都被要求按照严格的工艺、技术标准进行操作。教育活动的艺术性、创造性在高度的制度化、程序化和技术化的指令中被扼杀了。一个人在其一生中什么时间接受教育、接受什么教育、以何种方式接受教育(包括由谁进行教育)、所受教育应达到何种标准、何时完成某种教育,等等,都被某种权威预先以种种方式加以确定。教育活动几乎是天然的人性、灵性和个性要素在学校这个巨大机器的运转中湮没了。对教育历史有兴趣的人们常常叹息,为什么在杜威之后,世界上几乎没有再产生可与杜威相比肩的伟大教育家?如果这个问题能够成立,那么,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高度制度化和程序化的教育和学校运行既不需要、甚至也不允许具有创造性和个性的思想和理论的出现。在日益机械化的教育制度的运行中,指令完全取代了独立的思考。

5、教育本是人类生存和生活的基本的内在需要,但是,由于教育权利逐步从家庭权利变成为公共权利,①教育却成了被强制履行的义务,成为与人自身的需要几乎没有关系的活动,教育活动最为根本的基础—人自身的本质需要,被公共的意志和需要所取代。由此造成了教育过程与生活过程的割裂、教育过程与生命过程的割裂。在这种情形下,教育从人的内在的活动变成了纯粹外在的活动。

6、不仅我们的教育行为发生了严重的偏差,现代人对教育的基本认识或信念也同样出现了扭曲:

    (l)我们或者把教育当作一种义务,当作是人生历程中不得不完成的一门必修课,教育成为一种强制;

    (2)我们或者把教育当作是一种职业,当作社会劳动分工的一个环节,当作是谋生的一种手段;

    (3)我们或者把教育当作是一种专业,当作培养未来教师的一个阶梯;

    (4)我们或者把教育当作是高等学校中讲授的一门科目,当作学者研究的一个专门领域;

    (5)我们或者把教育当作是某种专业或职业技能的训练,当作是未来从事某种职业的准备;

    (6)我们或者把教育当作是提高个人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的一种阶梯,当作在激烈社会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强大武器;

    (7)我们或者把教育当作是实现社会目的的工具,当作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手段;

    (8)我们或者把教育当作是在某个我们现在称之为学校的机构中进行的“有目的、有计划”进行的某种专门活动,……如此等等。

尽管现代人自觉对教育的认识已经或正在不断深化、拓展或进步,但真实地说来,由于人们更多地是从教育可能承担的功能或实际承担的功能,更多地依据现代社会某种方面的需要、现代社会的某些价值观来认识教育的使命,来理解教育的属性(并且把现时代的认识和理解投放到对一切时代教育的把握),我们现在离教育的真正意义是越来越远了,远到我们实际上己经很难把握教育的本性(如果还不是不可能的话)

以上种种,不禁使我们反思,迄今为止的教育历史究竟是如进步教育史观所坚信的那样,是教育自身不断发展和日趋完善的过程,是教育本质不断呈现的过程,还是教育本性不断丧失、不断被遗忘的过程?

按照我的观点,迄今为止的教育历史,就其本质而言,是教育本性在实践中不断消解、不断丧失,在认识上不断狭窄、混乱的过程,是教育日益远离其真正本性的过程。

为了认识教育的本性,我们必须重新回到人类教育的原初状态。史前时期是人类教育的童年时期。从民族学、人类学等方面的研究成果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类教育的雏形,而正是在这种雏形中,我们看到了人类教育的天性。正如我们可以在儿童身上看到人类的天性一样。

教育史家孟禄、社会学家列维·布留尔等人的研究告诉我们,在史前时期,教育的主要方式就是未成年人对成年人行为和活动的模仿,这种模仿是在实际的生活过程中进行的,它无时不在,它与生活过程是一致的,它本身就是生活的一种形式、生活的内容,它是在生活中、通过生活、为了生活而进行的。就其本性而言,教育产生于人类种族生存、延续和发展的基本需要,教育是人类生活的基本内容和基本方式。教育并不是外在于人的生活的东西,而是与人的生活具有天然的、内在的联系。

对进步教育史观的批判和对教育发展的“另类”观察,既不是对进步教育史观的全面否定,更不是对迄今为止的人类教育发展的否定,而主要在于通过转换视角,提供一种思路,以便进一步深入和全面认识、理解教育发展和进步历史的本质,从而使我们不至于完全被现代主义的教育历史观和教育价值观所束缚。在今天,这样一种视角转换是非常必要的。通过对教育发展和进步本质的全面、深刻的把握,将有助于我们科学地确立中国教育发展的基本目标、制定教育全面发展的战略,从而使中国教育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

    作者:张斌贤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文章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3年第2期,有删减)

资料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 更新时间:2017-09-21